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机构推荐 > 正文

专访日本莳绘艺术和莳绘漆器名店京都象彦

2013-04-02 19:48:59 作者:记者 谢宏宇 来源:国际在线 浏览次数:0

    数年前日本莳绘漆器工艺的代表——京都象彦和国际腕表界当仁不让的王者——江诗丹顿联手,推出了装饰工艺和制表技术完美结合的莳绘腕表。这两家百年老店的强强联手,开创了传统工艺在传承和创新方面的新篇章,无论是在时计界还是传统工艺界都引起了很大反响。
 像英语里“CHINA”表示瓷器一样,“JAPAN”就代表了漆器。日本莳绘漆器艺术的精美和复杂,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一个主要代表。莳绘漆艺细分的话,包括30-40个工艺制作环节,大致划分的话,则可以分为三个主要步骤,从最初的制胚,其次的涂漆,到最后的莳绘。莳绘技法来源于中国的描金漆工艺,用金、银屑加入漆液,干后再做推光处理,显示出金银的华贵色泽,还可用螺钿、银丝等在胚件上镶嵌出花鸟草虫或吉祥图案,因其精美和典型的日本特色,备受欧美收藏家的追捧。
 作为日本漆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莳绘艺术在发展中受到了以中国为首的诸多外来文化的影响,最后形成了日本独具特色的技艺。日本平安时代(875年至1184年)中后期,以淡雅优美的“和风”为特点的莳绘技法渐趋成熟,突显细腻流畅,体现了日本特有的审美情趣,莳绘漆器真正成为了日本自身的一种独有文化。当时的日本天皇曾把采用莳绘技法制作的漆器作为国礼,敬奉给中国宋朝的皇帝。到了江户时期,日本的漆器制作工艺和莳绘技法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顶峰,日本也取代中国,成为了世界漆器最大出口国,奠定了日本漆器在世界上的霸主地位。近代以来,日本众多莳绘大师立足于传统,又不断创新,将日本莳绘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日本莳绘漆器风格自然、深沉、含蓄,日本有作家这样描述:漆器美如果不以昏暗作为条件是不可想像的……黑色、褐色和红色,是好几重昏暗堆积而成的颜色。
 说日本的莳绘漆器,就不能不提象彦公司。 1661年,一个叫安井七兵卫的人开设了间名为“象牙屋” 的店铺,主营各种漆器及中国进口的产品。当时寺院是漆器制品的主要买家,安井把自己的店铺选在了寺庙云集的京都。安井七兵卫之后,楠治兵卫接管了象牙屋,经营了4代以后,由于后继无人,又将这家企业交给了西村彦兵卫。象彦经过这两度转手后,在西村家族的管理下历经十代人,直到现在。有意思的是,象彦的每代继承人都用自己家族创始人--西村彦兵卫的名字为称号,例如现在的管理者西村毅先生,也被称为十代西村彦兵卫。
 象彦的真正发家源于19世纪,当时象牙屋的掌门人--第三代西村彦兵卫精于莳绘技艺,被天皇授予“莳绘大师”的称号,他最著名的作品是一块画着普贤菩萨坐在白象上的方碑,图案祥和大气,精美绝伦,人们取“象牙屋”的“象”字和西村彦兵卫的“彦”字,给这块方碑取名为“象彦之碑”,从那时起,象牙屋正式改名为象彦,并一直沿用至今。
 象彦和日本皇室有着深厚久远的联系,第四代彦兵卫曾是皇室御用供货商之一,第九代彦兵卫曾亲自制作过天皇的御座。此外,象彦还为日本茶道表千家和里千家两大宗派提供茶道用具,日本各大财阀争相高价购买,象彦公司的一幅莳绘屏风曾卖到了相当于70间房的高价,迎来了最繁荣的发展时期,同时促进了莳绘漆器工艺的发展。当时,象彦公司还创办了一所莳绘学校,它的技术成为了行业内一个公认的参照标准,被视为是日本漆器界的领军企业。十九世纪末,随着日本在明治维新后开始对外开放,象彦产品也首次出口到了外国。
 但是在二战以后,由于欧美文化的大量涌入,包括莳绘工艺在内的日本诸多传统文化受到严重冲击,象彦这家有着350多年历史的老店也面临着如何发展和生存的问题。进入本世纪后,象彦加快了走向世界的步伐,它主动和腕表名家江诗丹顿联系,表达了合作的意愿。两家尊重传统,又渴望创新的百年老店迅速达成了一致,把传统的莳绘工艺和卓越的制表技术巧妙结合到一起,推出了江诗丹顿莳绘腕表系列。这些腕表均为限量款,每年仅推出20套,每套包括三枚腕表,表盘采用日式莳绘技术装饰,雕刻有松鹤、梅莺及竹雀三种图案,展示了江诗丹顿和象彦登峰造极的工艺水平。莳绘工艺部分全部在日本京都象彦本店完成,这也是江诗丹顿首次把部分制作工序放在日内瓦以外的地方完成。
      \
 象彦莳绘表
     象彦公司现任社长西村毅接受了我台记者的专访,西村先生岁数看上去并不很大,也就40多岁的样子。从他开始,象彦公司的社长不再专门从事莳绘师的工作,而把主要精力放在经营管理和公司战略上。西村很健谈,没有普通日本人那样的颇多礼数,言谈举止很直率,也很坦诚。通过他的介绍,大家对日本莳绘漆器和象彦的历史有了进一步了解。
 对象彦公司来说,最让他们苦恼的就是喜欢莳绘艺术,愿意购买漆工艺制品的客人正在不断减少,市场在不断萎缩。随着时代变迁,人们的审美观点也在逐渐发生变化,象莳绘艺术这样有着丰富文化底蕴的艺术品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如果不能适应时代潮流,和市场接轨,推出顾客喜爱的新产品,这门古老艺术有可能会失传。目前不仅仅是莳绘艺术,包括日本传统的和服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价格贵,用处少。除了一些传统节日或是重要活动,人们会使用采用莳绘技术的漆工艺品,穿上传统的和服外,日常生活中,大家更喜欢用些简单实用的东西,加上日本经济持续低迷,这些因素都使得客人越来越少。客人的不断减少,还带来一个直接影响,就是使得漆工艺制作水平整体下降。以前客人多的时候,产品不愁销路,匠人们工作热情很高。大家彼此竞争,争相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努力拿出顾客满意的作品。现在顾客少了,工作也少了,匠人中的这种你追我赶,钻研技术的好风气也越来越淡漠。最让西村担心的就是,市场萎缩造成技术下降,而技术下降又会进一步失去市场,这将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恶性循环。
 目前每年来店里的客人总数在2万人次左右,其中外国人至少有1000人次以上。日本本国客人以老年人为主,毕竟这是一门古老的艺术,没有文化的积累和岁月的沉淀很难真正欣赏到其中的韵味,另外使用莳绘技术的漆工艺品价格都很昂贵,也不是年轻人所能承受的。商品种类包括茶具,放砚台和笔墨的墨盒,放些小物件的手箱等上百类商品,售价在2500日元(约合200人民币)至3000万日元之间(约合200万人民币)。一个用于茶道品茶的茶碗都要经过30道工序才能生产出来,价格基本上都在5万人民币以上(约合3500人民币),不是普通人所有承受的。此外,京都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中心,这个地方的工艺品代表了日本手工艺的最高水平,体现出一种精致,高雅和细腻,产品重在少而精,不求多而全,产品的特点和地域的文化都决定了这些产品只能被一部分小众高端的客人所接受。不过,由于历史原因,欧洲人对莳绘漆器十分看重,能看懂和理解这门古老艺术的精髓,有很多欧洲著名的博物馆或是研究机构都收藏着日本精美古老的莳绘漆器。所以欧洲市场是除了日本本土以外,最大的海外市场了。
 保护传统文化是一个十分艰巨而重要的工作,没有文化这个核心和精髓,作为载体的莳绘等工艺艺术将会消亡。只有保护好,传承好自己民族的优秀文化,并把它发扬光大,和时代发展相接轨,尽力满足人们的需要,古老工艺才会赢得新生。顾客不需要的商品,注定会不断消亡。在坚持传统的同时,莳绘技术也要积极创新,摸索新工艺和新技巧。我们和江诗丹顿合作,在腕表上使用莳绘技术,将江诗丹顿腕表的精湛工艺和莳绘这个日本传统文化完美结合在了一起,就是一种创新。不过,莳绘工艺精致华贵的特点,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大众的消费品,只能局限于小部分品味高雅的顾客群,这一点以后也不会改变。门槛虽高,但不应妨碍受众了解这门古老工艺。象彦今后不仅仅在日本,在世界上还会进一步宣传日本文化和莳绘艺术,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和喜爱它。我们的目标是生产百年后仍被消费者和市场所认可,要带着一种荣誉感和使命感去生产每一个产品,这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点。
 象彦真正意义走向世界才只是最近的10年时间,这方面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要做的第一步,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喜欢这个工艺,此外,还要考虑国外当地的风俗习惯和欣赏眼光的。象彦生产的莳绘漆器,不仅仅是一个摆起来好看的工艺品,还要让消费者能用得上。好看不能用得东西,很难获得市场的认可,这里面有很多地方需要深入研究和琢磨。比如,除了和江诗丹顿在腕表上的合作外,象彦还和瑞士的世界著名雪茄企业DAVIDOFF联手,设计制作采用莳绘技术的雪茄烟盒,和法国的MICHEL AUDIARD 公司合作,推出的莳绘钢笔等等,这些都是一种新的尝试和创新,象彦和江诗丹顿的三年的合作期到去年已经到期了,双方都对今后继续合作的前景看好,正在就接下来如何合作进行商谈。
 
关键词:专访 日本 艺术
分享到:

相关信息

热门文章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