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资讯 > 正文

博物馆条例将实施:公私博物馆是否自此不断粮

2015-03-16 23:19:39 作者: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浏览次数:0

 \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
龙美术馆西岸馆
     《博物馆条例》将于3月20日实施——公私博物馆自此“不断粮”?
  等拨款、找赞助、靠自供,这是国有博物馆和非国有博物馆维持下来的几大“招数”,当艺术品市场风光无限、天价频出的时候,博物馆、美术馆却在艰难地维持着运营。不过,将于3月20日起施行的《博物馆条例》为博物馆、美术馆带来利好消息,业内人士认为,在完善自身操作细则的基础上,博物馆、美术馆的“自生能力”将更强,运营将进入更积极、有效的良性循环。
  解读条例:
  国有、非国有博物馆被一视同仁

  即将施行的《博物馆条例》内容涉及:公平对待国有和非国有博物馆;规范博物馆的设立、变更、终止;加强藏品保护管理;提升社会服务水平;增强教育研究职能;开发衍生品等。

  业内纷纷对此进行解读,认为对于国有博物馆来说,条例鼓励博物馆不违背其非营利属性、不脱离其宗旨使命的前提下,可以多渠道筹措资金促进自身发展,与文化创意、旅游等产业相结合,开发衍生产品,增强自身发展能力;而对于非国有博物馆,则在法律层面明确了非国有博物馆的地位和属性,提出在设立条件、管理监督、财税扶持政策等方面对国有和非国有博物馆一视同仁。

据了解,截至2012年底,全国经文化部门备案的博物馆有3866家,其中民办博物馆647家,约占17%。博物馆、美术馆主要由三方面构成:一是国有的博物馆、美术馆,属于城市文化建设、公共设施;二是学校的博物馆、美术馆;三是机构或个人的博物馆、美术馆。

  “以前博物馆、美术馆的存在只是被看成简单的文化现象,而条例的发布明确了它们存在的重要性。” 广州美院美术馆馆长王见说。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以后要让场馆发挥作用,担负起促进地区文化建设的任务,让普通人的生活也有美术、艺术”。
  现实状况:
  博物馆、美术馆运营举步维艰

  博物馆、美术馆的运营一直以来都是受到业内重视的问题,尤其是近一两年,博物馆文化艺术衍生品的兴起更促进了社会参与到这个话题中来。目前,国有博物馆的开办和维持经费基本上由各级政府财政拨款,学校的美术馆由学校拨款,资金来源相对稳定,而民办博物馆、美术馆则由个人或企业出资,一旦赞助和资金支持停止,就会导致这些民间艺术机构的“断粮”。在广州运营一个端砚博物馆的周锐对民营博物馆的艰难深有体会:“无论国营还是民营的博物馆、美术馆,主要还是受到经费问题的困扰和制约。我的博物馆运营只能靠我其他产业来支撑。”一个自建私营博物馆的老板也告诉记者:“好在场租是我自己的,不然不可能支撑这么多年,运营一个小型博物馆一年的基础成本就要好几十万元,更不用提买藏品了,那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

 而由房地产企业建立起来的时代美术馆,看似因为“背靠大山”所以在运营上畅通无阻,馆长赵趄却表示仍然有资金来源的可持续性难题,“对于我们这种定位学术型、公益性的公共文化机构来说,每年只花钱、不交易,出租场地获得的些许收入只是杯水车薪,对企业来说也肯定是一个负担。而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只靠一个企业的资金赞助会有‘不安全感’,缺乏稳定的可持续性,所以希望有更多资金愿意参与,用公众化来保证发展”。

  作为学校美术馆的主持人,王见透露运营上也存在困难:“美术馆的开支非常庞大,单靠学校的专项拨款远远不够,目前美术馆也只能保持基本的存在和运转。”他认为,学校博物馆、美术馆是国立博物馆、美术馆的补充,也应该接纳社会资金、向社会开放,形成运营的良性循环。

  他告诉记者,目前广州美院美术馆的功能有三方面:一个是每年为学校的教师举办4~6场常规展览,教师用于展示自己的创作成果,不需费用;第二是学院老师的学术展览,一般是能为社会提供及时的引导性、总结性的项目;三是少数与学校主题关系较小、社会影响力不大的个人名义的展览,美术馆会收取最低的运营成本。“我们没有出租场地的做法,顶多收点水电费。” 王见坦言,博物馆、美术馆的基本属性就是社会公共性,不存在营利性。另外,广州美院美术馆每年还会举办公益展览。据悉,这是国家对博物馆、美术馆考量的标准之一。“如果不做一定数量的公益性展览并达到一定的效果,某种意义上就是不合格的美术馆。”他说。

  然而,在广州市场中寻求赞助资金投入到公益性美术馆中难度极大。“首先,广东的收藏群体发展还不成熟,没有太多企业家涉及收藏领域,而有所涉及的又大多数喜欢传统艺术品,对当代艺术不‘感冒’;其次,企业赞助艺术的意识不强。” 赵趄说。他经营时代美术馆5年来接触了各种类型的企业,发现大多数本土企业对公共文化的认识只是刚刚起步,还不会投入太多精力和资金在其中,“事实上,艺术是最‘没用’却也是最‘无价’的,可以树立企业的文化形象,可以拔高品牌的定位,所以国际品牌才有与艺术‘联姻’的传统”。

解决
  之道
  要使社会资金
  对博物馆有信心

  “国家给的条例只是一个框架,还不能具体操作,但是有了大的法规,可以制定可操作性的细则,使资金对公益美术馆有信心,能持续投入。”王见说。他认为,不是没有资金对艺术事业感兴趣,而是它们缺乏信心,没有看到博物馆、美术馆对资金的监管和合理使用,甚至觉得自己捐赠的资金可能被浪费掉。因此,他强调艺术机构制定合理的资金使用方法、条例的重要性:“国外的美术馆在这方面很慎重,一件作品是谁出钱购买的,属于谁,都有清楚的记录。作为社会资金来说,如果没有给他们清晰完善的文本、规范,他们会认为艺术机构在巧立名目花掉他们的钱。”

  按照目前的有关规定,博物馆、美术馆不允许对藏品进行买卖。王见对此表示赞同,因为艺术品机构不能自己既是选手又是裁判。而对于日益受到欢迎的文化艺术衍生品,他则认为目的应该是传播而不是盈利,“每一个展览都应该有衍生品,目的是让民众把艺术带回去,所以要严格控制成本,否则社会资金捐赠了艺术品或资金,博物馆靠衍生品来盈利,会造成公信力的丧失”。他强调美术馆、博物馆的目标是在获得一定的运转成本外,健康发展公共性、研究性和社会性。

 博物馆等机构要找准定位
  华艺廊总经理张向东在运营艺术机构上有十余年的经验,他认为与外国成熟的博物馆、美术馆等机构相比,国内有定位模糊的问题。“国外美术馆运营时间非常长、管理细致、规则清楚、定位清晰,而国内目前仍有差距。像龙美术馆属于目前国内的顶尖美术馆,刘益谦买了很多大名头的大藏品,王薇则进行红色题材的专题收藏,也收藏一些老油画、当代艺术。但显然他们还没想准定位,所以开馆的时候主题是‘从古到今’,我想这只是一个说法,他们现有的藏品还担不起这个说法。”他说。而另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是今日美术馆,张向东认为他们不以收藏见长,而是以当代的展览活动产生一定的影响。

  “所以是靠藏品还是靠展览来‘立馆’,或者是可以两者兼备,是所有博物馆、美术馆建立前都要好好考虑清楚的。”张向东说。他认为,不管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机构,首先要有清晰的运营思路,比如成本费用的控制,如何接受拨款、捐助,如何保持持续性并产生良性循环;其次就是运营中的核心内容和鲜明的定位。他以莞城美术馆为例,该馆因为场地的局限,所以把自己定位为展示小幅作品、主打水彩,就能因地制宜、维持特色。“定位的准则是要创新,也要做精。”他说。

  拉近社会与博物馆的距离
  王见强调,作为专业机构,博物馆、美术馆必然要具备一定的深度,但是如果把这种深度直接呈现给社会,会令公众感觉到距离和隔阂。所以,他认为面向观众的时候,博物馆、美术馆要提供辅助性的解释和教育。“比如国外举办一个展览,通常会配以数个甚至十个讲座,而这些讲座并不仅仅是图解。”王见解释,比如举办一场潮州木雕展,可以“搭配”的讲座有潮州艺人、戏剧、文学创作、饮食、方言等,通过民众熟悉的切入点侧面地来解读潮州木雕及其代表的潮汕文化,让他们更容易理解与接受,“然而,我们的展览却没有这样的‘配套’”。他认为,在广州这个大城市里有很多优秀的大学和研究学者,如果举办一个展览,集齐各个领域的人才和资源来进行多角度的诠释并不难,但是目前仍没有这样的意识和习惯。当然,另一个方面还有一个资金的问题。“如果以后我们能通过一个展览把真正的学科资源运作起来,用于提高国民素质,也有效利用了专家的知识、发挥了他们的作用,那就更能体现美术馆、博物馆的公共价值了。”王见说。


分享到:

热门文章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